亲爱的访客,欢迎光临宣教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面
【2011年优秀奖】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现状、原因及社区矫正调研报告
点击量:5363   2013-01-24   【 】   【打印】   【关闭

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

现状、原因及社区矫正调研报告

 

 

 

 

    名:王贵明(2010级社会工作系社会工作2)

           崔松松( 2010 影视制作1)

         指导教师:聂阳阳   叶承芳

 

 

                                    20111013


    为贯彻上级有关思想政治理论课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文件精神,弘扬理论联系实践的优良作风,201162729日,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社科部选拔、组织学生前往北京市延庆县进行深入基层的社会实践活动,我们有幸参加了这次活动,这种读“无字之书”、读“活的书本”、将理论与实践直接对接的方式激起我们的热情和兴趣,在老师的带领下,围绕调研选题,进行了紧张的调查活动,现以调研报告形式,总结如下。

一、调研选题

本次调研的选题为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现状、原因及社区矫正。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主要是出自以下考虑。

我国拥有13亿多人口,年龄在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约有3.67亿,他们是我们国家的希望,是中华民族的未来。100多年前,致力于维新强国的梁启超先生说过: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然而,近几年来,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预防和防止未成年人犯罪,是当今世界各国十分重视的一个社会问题,如今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继环境污染、贩毒吸毒之后的第三大世界性问题。所以,未成年人犯罪并不是一个小问题,它将关系到我们国家的未来,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生死存亡。

我们通过走访延庆县司法局、延庆县人民法院、延庆县检察院等有关单位,深入了解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的现状、原因、对策以及社区矫正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分析总结形成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及社区矫正调研报告。

二、调研过程

2011627日下午,由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社会科学理论教研部牵头,赵卫民主任、聂阳阳、叶承芳两位老师,带领崔松松、王贵明两位同学组成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调研小组,与延庆县司法局法宣科和社区矫正与帮教安置科的两位领导进行了座谈,座谈内容涉及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矫正情况、制度建设、特色对策、方法创新等多个方面。调研小组充分了解了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基本情况,获得了相关数据和案例,并表达了我院与延庆县司法局展开长期的、深度的合作的意向。

28日上午,调研小组驱车赶往延庆县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的于庭长亲切的会见了调研小组,座谈会上,他畅谈了延庆县最近三年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审判过程中的一些故事,讲解了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近些年来的基本形势。他还特别让书记员给我们介绍了延庆县人民法院的工作流程、职能、组成等相关知识,最后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近年来发生在延庆县的典型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例。

28日下午调研小组成员前往检察院开展了座谈,延庆县检察院高涛科长以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公诉员安舒与调研小组成员根据延庆县案件特点召开了座谈会,座谈会上高涛科长做了检察院案件公诉的整体情况介绍,安舒同志也针对未成年人案件作了介绍。介绍后,高涛与安舒两位同志还耐心的解答了调研小组所提出的问题。

三、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现状

 延庆县地处北京西北,面积2000平方公里,山区面积大约占其72%,户籍人口28万,常住人口30万。延庆县的教育近几年来发展很快,共有57所中小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共24300人,高中生7215人,学前教育5234人,总在校生数为37400万人。[1]  调研结果显示,近三年来,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变动趋势比较平稳,增长并不明显。而且,由于延庆县的特殊地理位置,往来流动人口数相对较低,违法犯罪未成年人也基本都是延庆县本地居民。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发类型主要集中在暴力犯罪与经济犯罪领域,如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抢劫、盗窃等,并且呈现出一定特点:

 一是该类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员16岁、17岁的居多。

 二是该类人员多是辍学或在校成绩差的学生,其中前者复罪率高,而后者入校后复罪率相对较低。

 三是男女生比例方面,以男生居多,女生极少,即便有女生参与的案件,她们也往往只是从犯而非主犯。

 四是这些人员在违法犯罪活动中多是群体作案,很少有单独行为,多是年龄大者唆使年龄小者作案。

 五是在暴力犯罪方面,多是由未成年人之间发生口角等小事引起的。例如:宋某(男15岁),初中文化,20107520时许,宋某伙同董某、刘某在延庆县延庆镇王泉营村数字影厅东侧的路上与原告人许某发生口角,而后互相殴打。期间,被告人宋某使用折叠刀将许某扎伤,致使许某重伤,手术后将脾切除。法院判决被告人宋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宋某的父亲支付赔偿款人民币2000元。[2]

图为:指导教师和同学与延庆县司法局工作人员举行座谈

    六是在经济犯罪领域,多是未成年人街头或沿路抢劫。例如:被告人郝某(男16岁),常某(男17岁),201052日凌晨1时至2时,他们伙同另外三人在110国道延庆县路段,三次持械抢劫停在路边的货车驾驶员及车上人员,共劫得现金人民币6687元,并造成三车不同程度损坏,一人受伤。经法院判决,被告人郝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被告人常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3]

    最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往往是作案多起,每次数额不多,有的并不构成犯罪,致使公安机关受理的治安处罚量增加。

四、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原因分析

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与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最大不同在于年龄段的差异,未成年人在生理、心理等方面发育不完全,他们既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又是社会的不易管理群体;既是社会的受害群体,又是社会的施害群体。他们违法犯罪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

1、家庭因素

图为:我院代表与检察院工作人员座谈

义务教育体制下,家长过多的关注孩子的在校成绩,注重他的班级排名,而缺乏对孩子其他方面的培养,过多的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忽略了孩子的心理健康。据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调查问卷显示,父母管教时长与犯罪率成反比。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多是父母在外或父母心系工作,从而缺少对孩子的看管,使其养成了游手好闲的性格特点。调查同时还显示,这类孩子的父母多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在受访的问卷调查对象中,仅有一个孩子的父母是高中以上的学历。父母缺乏科学有效管教子女的方法,使得其未能及时发现和纠正孩子行为上和性格上的缺陷,以至于孩子从小在缺少管束的环境下成长,难免会增加孩子违法犯罪的可能性。

2、学校因素

图为:老师带学生走进检察院

学校好比一座大的炼金炉,炼得好,出来的是金子;炼的不好,出来的是渣滓。与家庭因素中的某些问题相似,义务教育体制下学校比家长更为关心孩子的,依然是分数。学校管理的中心任务是学生的学习,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是提高学生的分数,学校评优的关键是升学率的高低。所以,学校管理层与教师们看重的多是在班级或年级中处于中上游的学生,他们成绩优良,被给予的关心程度较高,而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则被抛到了角落,成为了受冷落群体。家庭的关心流失,加上学校的教育冷漠,使得该类学生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孤独感,甚至会感觉到被孤立,于是他们寻求伙伴,变得更加叛逆,结识校园里其他与自己相似状况的学生或社会上无所事事的稍微大龄的少年,从而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学校一经发现,对其多使用通报批评或处分等手段,缺乏适于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温暖措施的心灵辅导。另外,学校对未成年人在法律法规上的教育力度也不够,开放的课程方面极少涉及法律内容,使得普法工作未能普遍深入未成年人思想之中,故其法律意识极其淡薄,不能做到主动知法、守法,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和自我保护的能力。

3、社会因素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学校是社会的教育机构,起着教育导善的作用。从广义上说,家庭的管教不当,学校的教育失措,可以说都是社会因素中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开放的商品经济社会使得人们的思想变得多元化,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错误的价值观盛行,未成年人由于涉入社会不深,社会阅历有限,辨别是非的能力低,这就导致他们易被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影响或同化。当今时代也是快餐文化的时代,网吧、游戏厅等娱乐场所吸引了很多未成年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思想上的不成熟、游戏性的误导,使得无自给自足能力的未成年人将父母给予的零花钱投掷其中,甚至不惜偷父母的钱,更恶劣的则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另外,他们还会被社会闲散人员利用,帮助其获得金钱利益的同时分得“一杯羹”。

4、主观因素

    前面提到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有其特殊性,其年龄段内生理、心理发展不完全,易受外界因素的影响。而且,他们对法律法规的认识也比较模糊,有的违法犯罪之后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以至于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甚至在取保候审期间依然违法犯罪。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本身有一种自主学习的天性,而这学习的天性同样会使他们迅速学会违法犯罪活动技巧。例如,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中有一种常见的犯罪现象是未成年人拉帮结派去抢110国道的过路司机,他们在生活中了解到过路司机多是外地经过延庆的人,身上必定带有现金。于是他们在打劫时故意以这些过路司机为施案对象,每次故意索要一百元以内的小额现金,一来,过路司机行车心切,一般不与其过多争执而赔钱消灾;二来,由于每次打劫金额较少,司机一般也能忍就忍,不会报警。于是,过路司机就成了流动的、存钱的、无限的“自动送款机”。

五、延庆县未成年人社区矫正现状

图为:检察院同志为我院代表介绍延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相关情况

针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近年来不断上升的趋势,延庆县各级机关也采取了相应的对策减少和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事件的发生,按照六五普法的要求,注意加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预防工作,加大普法力度,通过组织演讲比赛、知识竞赛等未成年人喜闻乐见的活动形式,吸引未成年人接受法制教育,提高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识,树立未成年人的法制观念。

延庆县十分注重适于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身心特点的社区矫正工作。从2004年起,延庆县开始建立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矫正工作试点。他们将矫正对象分为三类:A类属于宽管型,主要针对初犯或情节较轻的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B类其次,针对多犯或违法犯罪情节较重的人员;C类则是严管型,主要针对犯罪危险性较大、回归后表现恶劣、扬言要危害社会、心理有疾病的违法犯罪人员。延庆县从城区到乡镇,由上而下设立司法所,为更好的对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进行矫正,延庆县还特别重视矫正人员的素质建设和队伍建设,在司法所设专职的司法助理员,规定每个司法所都必须至少有一名监狱矫正干部和协管员。从2006年起,协管员实行招聘制,面向全县进行选拔,通过考试审核的方式竞争上岗,保证其业务素质水准,个别司法所还有社区矫正志愿者队伍。遇到节假日,矫正队伍会下街道,对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进行走访,以防止其在此期间可能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并且一以贯之,从未间断。

为更好的组织实施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矫正工作,社区矫正还有一套详细的流程:工作人员在接收矫正对象之后,会立即建立户籍档案以便展开走访工作。在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出狱前,矫正人员会协助监狱机关进行出狱教育,组织展开对未成年人的思想教育工作,帮助他们解决思想困惑。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出狱之后,司法所社区矫正人员会通知他们及其监护人按时到司法所报到,定期进行交流,由监护人汇报未成年人出狱后的近期表现,并与监护人、村委会签订三方协议,齐心协力帮助进行矫正。延庆县根据地区特点,特别实行了“七包一”政策,所谓七包一,即司法所片警、所长、助理员、村委会、协管员、监狱干警、家属七方,共同看管监督一个孩子,有情况可以得到及时上报,马上加以教育解决。

司法所针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程度的不同,灵活调整应对措施。对于初犯人员,告知其奖罚措施,司法矫正人员会在具体了解分析其基本情况之后,做出相应矫正方案,并视违法犯罪人员表现情况做出及时调整。除上述措施外,建立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电子系统档案,视其表现情况规定其每周电话汇报的次数,由父母汇报最近一段时间孩子的行踪,包括其活动范围、具体活动等多方面情况。司法所也经常组织孩子们到司法所听取报告,面对面交流;在重大政治活动期间(如两会期间)和重大节假日期间(如五一、十一、春节期间),除走访之外,还会召集违法犯罪人员到司法所进行学习,接受教育。

司法所还高度重视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的思想转化工作,对于生活困难的未成年人给予更多的帮助。由于延庆县处于北京较为偏远的地带,该地区主要发展旅游业,而无大型工业企业。因此,司法所建立了依靠私人企业的矫正工作模式,主动为辍学人员寻找就业门路,组织专家队伍对其进行职业培训,解决其生活困难。对于在校生,司法所则积极联系学校帮助其就学,与校方协商,保护他们的隐私。为充分保护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隐私,司法人员不到学校走访未成年人。经过针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一些列矫正工作的实施,延庆县逐步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本县的特色道路,虽然目前社会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率呈逐年快速上升趋势,但延庆县在近三年来增长率一直是很低的,延庆县总结出的经验和探索道路在北京市乃至全国都极有借鉴意义。

【结  语】

走访延庆县司法局、延庆县人民法院、延庆县检察院等有关单位,是学校和老师为我们当代大学生提供的一个良好契机;深入了解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的现状、原因、对策以及社区矫正工作,是我们当代大学生了解社会、调查社会的实践所在;在此基础上分析总结形成延庆县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及社区矫正调研报告,是我们当代大学生应怀有的社会责任感。在校园里,要读有字之书;深入社会,则读无字之书,读有字之书兼读无字之书,才能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是学以致用、立志力行的真谛。

 

 

 

 

 

 

 

 

 

 

【参考文献】

[1]《延庆县副县长赵志苹答中国广播网记者采访记录》,   http://edu.cnr.cn/video/newwords/200901/t20090106_505200663.html

[2] 《延庆县人民法院宋XX刑事判决书》,书记员季凤建,2011419

[3] 《延庆县人民法院郝XX刑事判决书》,书记员王新蕾,20101125

                    


 

总访问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宣教处 宣教资源共享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