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访客,欢迎光临宣教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面
何海兵:把握大学生看待理论问题的四重视角
点击量:2148   2015-02-12   【 】   【打印】   【关闭

 

大学生自身怎么看理论是提高思想政治理论课实效的切入点。教师是认知、评价、实践的主体,学生也是。教育过程中教师与学生处于一种主体间性关系。在教材确定的前提下,教师与学生构成理论传播的基本关系。我们既要关注教师怎么教,也要关注大学生看待马克思主义的视角与偏好,由此有效对接,以思想引领大学生的理论认同和自我成长。

第一,更多地从实际角度看问题。“接触现实世界的人不大可能产生幻觉。”置身全球化、网络化、市场化、消费化时代的大学生,清醒地认识到大学不是人生的终点站而只是驿站,自己只是亿万职业储备军中的一员,是“资本的轻步兵”。学业、就业、感情、性、人际交往、社会实践是他们必须正视的具体问题,成功学、消费主义、性解放等生活价值思潮猛烈地撞击着他们的心灵。不同家庭背景的正面相遇与撞击,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冲击和价值冲突,让他们失去幻觉,必须回到现实社会生活的基地上来。因此,他们期冀教师把社会带回课堂的中心,积极关注和适当回应网络时代的热点、焦点、难点。这些问题既是大学生的兴奋点、困惑点、思想盲点,也是进行马克思主义传播的契机。马克思主义的传播需要直面火热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精神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引起他们的注意力,增强传播的吸引力。只有吸引他们的眼球,触摸他们的心灵,直面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和思想症结,才能让大学生真切体认到这种教育是以人文本的,是贴近他们实际、贴近他们生活的。建立在这种自我认同基础之上的政党认同和国家认同才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和价值共识。

第二,更理性地看待问题。当今这个改革、开放、多元的时代,思想教育是一种思想竞争、话语权的竞争,是一种说服逻辑和论证逻辑的竞争。《人民日报》刊载的一项调查表明,“50%多的大学生认为应该实施意识形态教育。”部分大学生对马克思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一些偏颇、偏激的错误认识,比如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空洞的说教”、“共产主义也是一种宗教信仰”、“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这主要是因为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的隔阂。一个没有阅读过马克思主义原著的人是难以有资格评论的。人民日报曾经报道过武汉大学BBS上发起过的一场关于“思想政治教育是否是门科学”的大讨论,甚至有学生提出了“思想政治兴,则人文学科亡”的尖锐观点。一项调查显示,有70.7%的大学生不赞同“社会主义的政府机关是没有自己的利益的。”88.3%的大学生认为“只有民主和法制才能实现长治久安”。面对大学生的这些认识态度,我们不应该压制或者遮蔽,更不应该拷问、责怪、鄙视、批评他们言说的动机,而应该反思我们的传播方式和内容,反思我们的论证和反驳方式。这种反驳不是独断论的和怀疑论的,而应该是内在的、辩证的、批判的反驳。也就是要求对理论的内在逻辑理路和发展渊源进行阐释。马克思不是神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思想家,马克思主义不是圣经,不是语录,不是教条。对马克思的论断,如果脱离了马克思的时代背景和思想语境,脱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脱离逻辑的、历史的、批判的分析,可能就只剩下干瘪的教条和空洞的说教。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并非“干巴巴”的理论主张,而是蕴涵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和丰富的历史厚度的理论学说,直接关系现代中国的发展命运。大学生往往会追问,马克思究竟说了些什么?马克思的各种学说之间存在着何种联系?马克思主义传播中如果无视这些问题而只讲纯粹的理论原理,就无法切入大学生的接受逻辑和成长逻辑,从而导致思想鸿沟,目的也就难以实现。

第三,更多地注重自我表达。大学生是带着问题进课堂的,然而这些问题却没有足够的机会表达。他们关注思想动态,关注政治,关注历史事件的评价,对当代中国发展问题的关注、期待与困惑交织在一起,希望自己关切的这些问题能够引起讨论,使困惑得到解答,思想得到印证和矫正,寻求在思想多元和思想竞争中站稳自己的脚跟。面对自主决定命运的喜悦和彷徨,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表达,太多的疑惑期待解答。面对海量的社会问题和信息流量,大学生的思想疑问、思想难点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和消除,更是寻求表达、沟通、倾诉。他们需要需要自主的、直接的、积极的、有回应的表达。这种表达本身是一种倾诉、沟通、试探、调整。一旦这种表达的自主诉求被漠视甚至压制,在规制化、系统化的压力下,大学生就会感到自己是“被思想政治教育”。正是缺乏互动、沟通和表达,学生很难获得一定的参与、发言和表达机会,更遑论辩论。这种情境下产生的结果更多的是消极的。毛泽东曾经深刻指出,对于理论问题,“要人家服,只能说服,不能压服。压服的结果总是压而不服。以力服人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学会通过辩论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来克服各种错误思想。”。

第四,更多地关注自我理想的重塑与实现。大学生活是高中理想的实现、延伸和变革。哪个大学生读高中时没有理想设计?又有哪个大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后没有经历过对自我理想的叩问和挣扎?大学生活是一个重塑理想、再次起航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探索性的,伴随的痛苦和思想痉挛更是波云诡异、深不可测,可谓是没有硝烟的战争。由此引发的心理困惑和思想黑洞更是吞噬着大学生的精神灵魂。人生的道路,到底是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究竟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该在乎谁,而谁又在乎我?这些看似十分抽象的哲学问题,实际上相当多的大学生为此深深思索过、苦恼过。重建理想意味着重建自信。大学生活是一个解构与重构的辩证统一。绝大多数大学生在入学之初都遭遇过信心危机。我的优势和特长究竟是什么?我怎么找到自信的地基?这些问题细若游丝而又钳制着心灵的自由和前进的步伐。他们需要鼓舞信心,需要传递力量。这个打破自信、重建自信,解构和重构价值观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传播如何更加注重大学生这种对理想的执着与调整,切入他们的成长脉络,是一大挑战。

总访问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宣教处 宣教资源共享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