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访客,欢迎光临宣教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详细页面
谢玉进:我们能做什么?——作为普通高校教师
点击量:5972   2015-02-13   【 】   【打印】   【关闭

 

有这样一段神话:

有一只鹦鹉,飞过雪山,遇见雪山大火,他便飞到水上,垂下翅膀,沾了两翅的水,飞回去滴在火焰上。滴完了,他又飞去取了水回来救火。雪山的大神看他往来滴水救火,对他说道:“你那翅膀上的几滴水怎么救得了这一山的大火呢?你歇歇罢?”鹦鹉回答道:“我曾住过这山,现在见火烧山,心里有点不忍,所以尽一点力。”山神听了,感他的诚意,遂用神力把火救熄了。

雪山着火了,鹦鹉用翅膀滴水救火,就因为“我曾住过这山”,这种“尽一点力”来得很纯粹,来得很简单,来得很有诚意!难怪山神都被感动了。由这种诚意,由这种“尽一点力”说开去,我不禁想问,高校教师栖身于高校,从衣食日用到自我实现皆依附于高校,最近高校“火”了,我们高校教师该如何“尽一点力”呢?

高校的“火”大家是知道的。无论是辽报揭批高校教师“呲必中国”,还是袁部长强调对高校教师的要求时引起的各种争论甚至是攻击,抑或是别有用心的人借此抹黑中国高校、抹黑中国等。诸多事实不胜枚举,诸多现象无需罗列。但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中国高校最近真的“火”了。这场“火”,对内关系到高校教师必须得对自己的身份、职业操守、纪律要求进行重新的审视,以给国家一个交待,给社会大众一个交待,给高校一个交待,给学生一个交待,甚至给自己一个交待;对外关系到别有用心的国家如何评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如何抨击中国的意识形态,如何利用此契机攻击中国,直指影响中国的内政外交、人心风俗。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这都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火”,是一场与每个高校教师命运攸关的“火”,是一场许多别有用心的人等着看热闹的“火”。

我们就在“火”中,但对待火情的态度和行为却无比多样。“隔岸观火者”有之,“火上浇油者”有之,“借火谋利者”有之,当然也不乏“积极救火者”。但从事实分析的角度来看,这场“火”的到来并不是偶然的,正是因为高校教师中本就存在麻木不仁的“隔岸观火者”,在课堂上随便应付、随意讲授,麻木中玷污了讲台、辜负了学生的期待;本就存在“火上浇油者”,在课堂上以抹黑中国来博得关注,以“愤世嫉俗”来吸引眼球;本就存在“借火谋利者”,在课堂上以“崇洋”来标榜先进,以“尊西”来显示格调,谋名取利。中国高校的问题,高校的“火”与他们有关,他们必须承担责任。但谴责太苍白,现在是需要救火的时候,揪着过去不如把握现在、展望未来。于是,我在文章的开头引了鹦鹉滴水救火的故事,鹦鹉之所以救火只因“我曾住过这山”,我们无需去追问他在这山里做过什么,只需看到他救火的诚意。我想,我们那么多的高校教师,对高校都是有感情的,每个人都有十足的理由成为“积极的救火者”,不管你曾经是“麻木者”、“浇油者”还是“谋利者”,因为我都期望我们的栖身之地是美好之地,是安身立命的理想之地。所以,我们可以不一味谴责,但可以深情呼吁,呼吁每位高校教师都负起责任来,为中国高校“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的问题郑重地理性地反思和行动起来。我们骨头烧成灰毕竟都是中国教师,中国高等教育的未来,中国的未来,需要我们“尽一点力”,哪怕我们个体的能力是卑微的,但我们的团结一致定会演化成无穷的力量。  

那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呢?

我们可以做真诚的呼吁者。高校是我们的共有家园,需要每位教师用心去呵护,我们呼吁每位教师都能担当其这份呵护的勇气和责任。呼吁不是喊口号,呼吁不是贴标语,呼吁是说服自己进而影响别人,从身边做起,用真诚、理性和智慧与同行共享观念、共商对策、共担责任,达成每个人都应当担当和负责的共识。

我们可以做积极的行动者。袁部长提出三个“决不允许”,即“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这是对高校教师提出的要求,站在国家层面提要求自然是深思熟虑、指向明确的,我们也深知,如果那三个“决不允许”所指的现象继续在高校扩张将意味着什么。所以,落实要求需要我们行动,优化高校的空气需要我们行动,我们可以从自己的课堂做起,做积极的行动者。

我们可以做负责的对话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捧出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教师被赋予太多太多。但古今中外都如此去赋予,表明这是值得赋予的,这种赋予意味着责任。这份责任,直接面对的是对学生的责任,做负责的对话者就是要在教学过程中真正地对学生负起应有的责任来。用为学生的未来负责,去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著名教育家陈鹤琴先生讲,“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面对学生我们没有资格去发牢骚、泄怨气,没有立场去宣扬个人学识己见,更没有权利去诽谤和抹黑中国,我们有的和应努力的就是在三尺讲台上教好学生!

我们可以做的其实还有很多,如针对别有用心的言论我们可以做有力的回击;针对身边存在的教学中“违纪”行为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去劝说;针对学生中就中国高校存在问题的议论我们可以有力引导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做的,但不管我们做什么,能够带着那份对高校问题的“有点不忍”,然后愿意去“尽一点力”都是值得点赞的!

(中央财经大学谢玉进)

 


总访问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宣教处 宣教资源共享工程